从今年年初到现在,从传统媒体人到区块链媒体人再到离场,区块链媒体行业的起伏改变了很多人的职业轨迹,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很多人从心怀热情到理想破灭,对这个行业充满了失望。

从烈火烹油到大范围的裁员、倒闭,转型,区块链媒体在短短几个月内完整的经历了一个周期。大部分玩家已经退场,少部分人还在艰难坚持,他们希望自己能够挺过这个冬天,但行业回暖到底还会不会来?谁也说不准。

在2018年的春天甚至整个前半年,“区块链”三个字散发着魔力和暴富的味道,区块链媒体、区块链培训、区块链社交,任何能与这三个字沾边的行当似乎都能赚的盆满钵满。

当时在招聘网站上,所有带着“区块链”字样的岗位,月薪的单位都以万计,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能轻松拿到上万的月薪,一个有几年工作经验的媒体人薪资高达3万甚至更多,一个区块链的技术专家可以拿到5-10万月薪。

那个时候,有人统计过区块链行业人才的平均薪资——高达2.5万元,一个媒体编辑可以开价3万元。招聘平台BOSS直聘发布的《2018 旺季人才趋势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前两个月,区块链相关人才的招聘需求达到2017年同期的9.7倍,发布区块链相关岗位的公司数量同比增长4.6倍。

“当时开出百万年薪的公司也不少见,连BAT都黯然失色。”凭借一个ICO项目轻易就赚40倍利润, 冲着暴富的目的很多人加入了区块链媒体。

在2018年的头几个月,资本对区块链媒体的投资呈现疯狂的状态,“随便一个四大门户的频道主编出来都能随随便便拿到上千万的融资”,一位区块链自媒体人士表示。火星财经上线26天估值1.5亿,深链财经创办7天融资1000万,资本的疯狂令人咋舌。

那时候,区块链媒体们仿佛是活在天堂一般的梦境里,到处都是钱,几乎每天都有媒体融资的消息传出。有时候一天有好几家区块链媒体宣布获得融资。今年3月2日这一天,就有巴比特、金钱报、 区块之家、金色财经多家媒体宣布完成了数百万数千万融资。

数据显示,仅仅在 2018 年上半年里,区块链媒体便获得了大约 11.39 亿元的融资额度。顺为资本、策源创投、洪泰基金、英诺天使等等市场知名机构纷纷加入战局。在金主的支持下,区块链媒体的好日子来了。


鱼龙混杂,资本推动区块链媒体繁荣的同时,也催生了虚妄。创业者大部分都是90后,“90后特别多,80后很少,除了头部的大咖,70后基本没有。”

而且这个行业其实比想象的还要浮躁和混乱。它像一个巨型磁铁一样吸引了骗子、传销者、投机者的加入,传统媒体人反而被稀释在大潮里,“做营销、做传销、做微商,90%-95%的从业者都是乱七八糟的人。”

区块链媒体没有了门槛,真正想做事情的人被淹没在行业喧嚣里,没有几家媒体能实事求是、保持客观。“大部分所谓的区块链媒体,只是利用媒体引导舆论、去帮交易所站台、鼓吹项目、做投机的事情,导致这个行业被做烂了。”

所以后来区块链行业里一提到媒体,大家都觉得是帮忙吹嘘的,完全背离媒体的本质。

虽然新闻里说很多传统媒体人都去干区块链媒体了,但实际上,传统媒体人创办区块链媒体在整个行业里面还是少数派。

“你去看下XX财经(某头部区块链媒体)编辑都是什么学历,包括李笑来投资的几个媒体。”李见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有学历歧视的人,但他表示,如果头部的媒体从业者全部都是这种背景,多少能说明一些问题。

关于区块链媒体的商业模式,总结下来分为四种:第一种还是传统媒体的玩法,靠广告、活动赞助赚钱。第二种是做内容付费模式,收会员费。第三种是纯炒币的媒体,利用QQ群、社群带头炒币。第四种是以媒体为幌子帮交易所或者钱包公司做产品做推广。


办会也是区块链媒体谋求暴利的方式, 办峰会赚钱的方式五花八门——卖展位、卖专家演讲、卖新闻稿。一个展位十五万,一个教授出场费几十万,一张合影五万,

刨除了各种成本,办一场峰会带来的收入是惊人的,纯利润经常可高达数百万.

在这个行业里,有影响力的头部自媒体很容易将流量变现,快讯、文章都能卖的出去。今年初,业内有传闻说一篇软文报价高达10万元。更有豪放一点的项目方,嫌按篇付费麻烦,一次性付50万包年,“只要求以后有事帮忙随便发一下就行。”

不知名的小媒体也能活得很滋润,它们的生财之道就是写“黑稿“:写一篇质疑项目的文章发布在一个不知名的公众号上,就有人主动上门来协商删稿。“当然大家都是斯文人,不会直接说给钱删稿这么Low的事情。先是感谢对方对自己的监督,为了表示感谢,项目方表示会出一笔‘监督基金’,首期10万块,稿子删掉之后再给10万。算下来一篇文章就有20万收益。”

项目方花这么多钱买一篇稿子不心疼么?相比一个项目上亿的利润,项目方根本不在乎花几十万“搞定“媒体。


区块链媒体的命运与比特币的价格共振。

从年初的17000美元,到年中的7000美元,再到现在的3500美元上下,随着比特币价格双重腰斩之后,矿机厂商、交易所、项目方、风投、媒体,整个区块链产业的各个环节都开始崩塌。

回忆起来,谁也搞不清楚第一个区块链媒体的倒闭发生在什么时候,当大家开始觉察的时候,趋势已经不可阻挡。

9月9日,金钱报停更;10月10日,虎尔财经App关停,这两家在春节期间宣布完成数千万元融资的区块链媒体存活不到一年就宣告死亡。

头部媒体目前还有力气感叹一下寒冬的严酷。金色财经创始人杜钧在朋友圈里称“金色财经每月亏损近300万”,另一边,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也在朋友圈透露,火星财经从9月份就开始赔钱,如果不浪费,账面上的资金还能撑三年零一个月。

根据一份业内流传的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已经有接近80家知名的区块链媒体被封号、停更或者转型,而不知名的小媒体死的更加默默无闻。

随着市场的走冷,“韭菜”越来越难割了。冯一冬感叹,“韭菜”们越来越精,传统的割法已经没有效果了,大家开始变着花样创新,从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虚拟货币发行)到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证券化代币发行)再到IEO(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s,交易所发币),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个新名词出来,“两个月没接触区块链,就看不懂了。”

同时,监管也如影随形。12月4日下午,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以STO名义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提示》,称STO涉嫌非法金融活动,相关机构和个人应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监管规定,立即停止关于STO的各类宣传培训、项目推介、融资交易等活动。

在行业里面隐秘流行了近一年的STO宣告终结。

12月4日,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在自己微信朋友圈称,把火星财经的办公室彻底开放出来做成联合办公空间,开放80个卡位,每个卡位大概3500元每月,要求年付。“说白了就是裁员完了办公室坐不满了,把剩下的工位拿出来卖钱,没有其他的原因。”


“这个市场上疯子太多了。”监管还是避不开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