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末,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要求KTV终端商和经营者下架6000多部音乐电视作品。这些作品中不乏一代人的集体回忆,比如陈奕迅的《十年》《K歌之王》,高音党们深爱的《死了都要爱》《离歌》《泡沫》……

有人气恼,也有人疑惑:“KTV……还有人去么?”

传统KTV起源于日本,最早被称为卡拉OK。到了21世纪,KTV逐渐流行,“量贩式”更是开启了KTV的黄金年代。它除了提供歌唱场地,还提供各式饮料和食品,让唱K一时成为聚会首选。

然而,随着周杰伦、SHE、蔡依林的港台风刮过,这个年代的确是过去了。


2015年,万达的大歌星KTV全面关闭,此前其在全国有80多家门店;同年,钱柜在北京的首家门店、具有时代象征意义的“朝外钱柜”,也消失了……


这样的谢幕,在全国各个城市的夏绿地、512、好乐迪等众多KTV身上陆续上演。


“有五六年年没唱过KTV,现在都不知道去哪儿唱歌好……”

线下成本是传统KTV难以承受之重,即使是行业领头者也不能幸免。尤其是客流量减少之后,租金、装修、人员和繁琐的手续等成本,就变得越发难以填补。


不过,唱歌这个市场依旧火热 


KTV的客流变少,并不意味着唱歌退出了娱乐的舞台。

“在传统实体KTV持续萎缩、有待转型和商业模式创新的同时,在线K歌结合综艺选秀、VR/AR直播等形式进入泛娱乐时代,与此同时,线下迷你KTV的兴起,也吸引了大量资本的涌入,带来行业资产价值的重估。”


唱歌的新选择:线上App,线下玻璃房


对于爱唱歌的人们,2014年是个重要的拐点。


KTV的传统老大哥们交出了手里的接力棒,而新秀们伸出了接住的手。


2014年,日后将成为两大流量巨头的唱吧、全民K歌App初版本上线;2015年刚一开年,KTV关店潮开始;2016年,迷你KTV登场并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圈地运动。


到2018年一季度,移动K歌的用户规模已经达到2.27亿,较2017年四季度的2.01亿环比增长13%。


而2016就开始向商场进军的迷你KTV,在全国范围内快速扩张,《关于引导迷你歌咏亭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印发后,文化和旅游部统计公报显示,2017 年即有5.4万个迷你歌咏亭纳入备案管理。


与租金和人力成本较高的传统KTV不同,迷你KTV成本极低,一台设备的成本在2万元~3万元,相对于沉重的传统KTV,回本更快。

口碑发布的报告显示,口碑用户单次在迷你KTV的平均消费在30元左右,远低于传统量贩式KTV 200元左右的单次消费。

即使是在被称作资本寒冬的2018年,迷你KTV行业的投资依然火热,且背后不乏IDG资本、真格基金、晨兴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活跃的身影。